第五十六章 我是小浅-将门姝-
将门姝

第五十六章 我是小浅

    “赵惠!你到底想干什么?你别忘了,这主意”

    沈夫人话说了一半,又顾忌的看了眼沈眠,才朝着身边的的丫鬟招手。

    “三郎身体不好,你们先把他送回院子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沈眠已经觉得有点不对劲了,看着沈夫人和赵惠都快脸色,手抓紧了轮椅扶手。

    “母亲,我要在这儿听。”

    沈夫人想也没想,转头回道: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赵妈妈,李管家,带三少爷回房去。”

    这是沈夫人第一次对沈眠如此疾言厉色,沈眠又不良于行,赵妈妈和管家两个人直接就把他抬走了。

    等人走了,沈夫人长舒了一口气,终于可以放开了。

    “姓赵的,当初可是你让我杀了这个女人灭口的,现在你把人带回来什么意思?威胁我”

    赵惠笑了,本就长得漂亮,这么一笑,更是明艳的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“谁说沈夫人愚笨,要我说,沈夫人十分聪明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呵!”

    沈夫人冷笑了一声,“这么明显,就是傻子也看的出来。”

    赵惠捂嘴轻轻的笑了起来,可不就是个傻子吗。

    “沈夫人既然清楚,那这些你之前送去顾府的聘礼,就原封不动的收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明日早过后朝,我会带沈夫人去见太后娘娘,你当面去求太后退婚,至于理由”

    “就说你家三郎另有如意之人,是苏府的大小姐苏浅,婚礼之事,也是他一人所为,与青青无关。”

    赵惠说的轻松,沈夫人在旁边听的却是心口起伏,肺都要炸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都怪我家三郎,顾青青那个小贱人倒是抽身抽的一干二净。”

    “赵惠,我怎么以前不知道你这么不要脸呢?”

    一旁的桂嬷嬷听了,顿时呵斥出声,“放肆,谁给你的胆子敢辱骂我家夫人的”

    沈夫人已经和赵惠撕破脸皮,她哪里还会在乎这个。

    “骂的就是她。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想悔婚,还让我家三郎给你家女儿做替罪羊,想都不要想,这事儿我不会答应的,你死了这条心吧。”

    赵惠听了,顿时眯起眼睛,这个沈夫人,还真是不识相。

    “沈夫人若是这样,那我也无话可说,只能把这个奴才交给大理寺了。”

    “杀妻除子,禽兽不如,到时候沈三郎的仕途,怕是也就如此了。”

    沈夫人顿时一哆嗦,“赵惠,别忘了,这件事你也参与了,是你给我出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赵惠抬眸,“你有证据吗?我也只是动了动嘴,真正害人的可是你呀。”

    “李如娇我就先带走了,沈夫人什么时候想通了,就可以来找我了。”

    只要李如娇和那封信在手,赵惠不信沈夫人不会为了沈眠妥协,她就等着好了。

    赵惠胸有成竹的离开,沈夫人却是气的浑身发抖,拿起一个花**就要往地上扔。

    等看清楚那纹路,是前朝名士徐先生作品,价值万金,又默默的放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贱人,贱人,简直欺我太甚。”

    赵妈妈在旁边看着,忍不住问道:“夫人,那现在要怎么办啊,这事儿真传出去,别说三少爷,就是沈府全府都要受牵连啊。”

    沈夫人不耐烦的挥手,“哎呀,你别说了,你说的我能不知道吗,我在想办法,你别打扰我。”

    赵妈妈看了眼沈夫人,眸中带着怀疑,就夫人这脑子,真能想出办法才奇怪。

    “要不这事儿还是告诉三少爷吧,反正纪氏已经没了,三少爷就是再喜欢,也不能跟你过不去,何况三少爷又是个最孝顺的。”

    沈夫人冷冷的看了眼赵妈妈,“你知道什么,这事儿不能让三郎知道。”

    说完又问了一句,“老爷回来了么?”

    赵妈妈摇头,“老爷今天在明春楼和朋友吃茶,估计要下午才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沈夫人摆了摆手,“算了,指望不上他,也不知道都哪儿来的狐朋狗友,没一个能在朝中帮上忙的。”

    “二叔和陈氏又去绥化了,不然他们肯定有办法,写信送过去,最少也要十几天”

    沈夫人真是愁死了,要是听赵惠的,那三郎就是三心二意,用情不专,还使用下三滥手段的小人。

    但要是不听赵惠的,又成了杀妻弃子,攀附权势,不择手段的人,无论是哪一样,都够人戳脊梁骨的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,李管家从门外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夫人,外面有个女子,称是苏府的小姐,名叫苏浅,想要见夫人。”

    沈夫人细眉一挑,“你说谁要见我?”

    管家以为沈夫人没听清,又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苏府的三小姐苏浅,夫人要见吗?”

    “不见。”

    沈夫人冷哼了一声,要不是这个女人,哪儿惹来这么多事儿,而且她名字里也带浅,听着就怪不舒服的。

    管家和赵妈妈对视了一眼,然后道:

    “夫人,这小姐说她有办法帮你对付顾夫人。”

    沈夫人回头,“她她说什么办法了吗?”

    管家摇头,“苏小姐要见到你,当面才能说。”

    赵妈妈忙上前,“夫人,你要不见一面吧,这苏小姐那日被硬塞上花轿,估计心里面也恨着顾夫人呢,说不定真的有什么法子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退一万步讲,这苏小姐是胡闹来了,但也是苏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苏将军在朝中有权势,不低于顾尚书,和她交好也只是有益而无害啊。”

    本来沈夫人是不想见的,但是听赵妈妈这么一说,竟是觉得有几分道理,她得为儿子考虑。

    要是实在娶不上顾青青,那这个苏浅也是不错的选择,沈夫人想通了,态度也就转变了。

    “管家,你还愣在哪儿干什么,小姑娘体弱,再吹病了,快把人请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我亲自去请好了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沈夫人一边兴致勃勃的往正门走,管家在后面跟着,忙喊道:

    “夫人,错了,是后门。”

    沈夫人黛眉一蹙,“好好的正门不走,怎么在后门等着。”

    赵妈妈在旁边低头不语,这还用想吗,肯定是怕被顾夫人知道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