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八章-清风巷-
清风巷

第五十八章

    “我去拿!”沈如烟自高奋勇地绕过僵尸,去另一边的桌子上拿摄魂铃

    不知道被谁一推,摄魂铃摔在了地上,又不知道被谁踩了一脚

    摄魂铃就坏了,沈如烟无辜地看向唐沐瑾,道:“不关我的事!”

    唐沐瑾无奈极了,道:“还能再倒霉点吗!”

    其他人快扛不住僵尸了,狄仁杰喊道:“王妃!我们快扛不住了!”

    唐沐瑾虚弱道:“知道了!”

    她只好把镯子摘掉,贤者出来了,惊讶道:“哟,这么热闹啊~”

    众人都懵逼了,这王妃什么时候换的造型

    贤者扭了扭脖子,松了松骨头,道:“都让开,我来会会他!”

    众人很听话,马上让开了,僵尸张开獠牙,要朝贤者咬去,贤者一只手就扼住了僵尸的脖子

    轻轻松松就把他拎了起来,捂着鼻子道:“豁~口气真重,熏死个人了!”

    众人就这么看着贤者左手拎着僵尸,右手召出涣血刃,一刀过,把僵尸的头砍了下来,这场面,血腥无比

    接下来的更血腥,贤者抬脚,猛地一踩,僵尸的脑袋就被她踩爆了!没错,踩爆了!

    沈如烟吓得躲在了柳百草怀里,不禁干呕起来

    柳百草作为一个大老爷们,也觉得恶心,皱着眉,给沈如烟拍背

    贤者就这么简单粗暴地解决了僵尸,抬手一吸,窗上的符纸飞到了她手上

    只听她嘴里念道了声咒语,符纸然起来,她将符纸扔到僵尸的尸首上,尸首立马燃了起来

    贤者拍了拍手,道:“搞定!”

    重新戴回镯子,变回了唐沐瑾,除了李旭,其他人都看呆了

    沈如烟上前问道:“姐,你是怎么做到的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特好奇地围上来,狄仁杰也充满好奇,唐沐瑾神秘道:“想知道”

    沈如烟点点头,唐沐瑾伸手进乾坤袋里,抓来把粉末,往众人一撒

    全部中招,纷纷倒地,李旭一愣,问:“他们怎么了”

    “放心,死不了”唐沐瑾拍拍手道:“我给他们施了忘世咒,不会记得今天发生的事情”

    李旭瞥见唐沐瑾的手臂又被划伤了,心疼道:“你的手……”

    唐沐瑾随手一抹,伤痕就不见了,不屑道:“尸毒对我根本不起作用,放一百颗心吧”

    李旭点点头,道:“那就好,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正要说什么,但是唐沐瑾打断他:“如果是要劝我不和离的话,就没必要说了”

    说完,从乾坤袋拿出几张符纸,折成纸鹤,召唤出鹤将来,把这收拾了

    一点也看不出来打斗的痕迹,完全就是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样子

    唐沐瑾带着沈如烟跟柳百草回了清风巷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笠日一大早,清风巷里的客人就在议论,大理寺里丢了尸首,怀疑是什么人要毁尸灭迹……

    唐沐瑾在楼上,笑看人们讨论得热火朝天,他们压根不知道昨夜闹僵尸了

    正想打理一下自己的花草时,楼下一阵喧闹

    唐沐瑾下楼去看看,只见一个侍女搀扶着挺着大肚子的清韵

    沈如烟知道唐沐瑾不像见到清韵,于是拦着她,自然不给她好脸色,冷冷道:“你来做什么”

    “奴婢知道王妃跟王爷闹了矛盾,想要跟王妃解释,劝她回府”清韵一副柔弱的样子,真对得起她这张清纯的脸蛋

    沈如烟环胸,傲视着清韵道:“你还知道自己是奴婢啊爬上了自己主子的床,还有脸在这装好人”

    清韵脸色一变,羞愧地低下头,沈如烟性子直爽,最讨厌这般矫情的人

    见她这般委屈,道:“怎么委屈了,那就赶紧走,这不欢迎你!”

    春楹见状,维护起清韵道:“你这人说话怎么这般难听难不成清风巷的人都这么没素质吗?”

    沈如烟被气着了,撸起袖子,一副要干仗的架势,指着门口道:“我这人说话就这么难听,你不喜欢听就滚啊!”

    “你!”春楹气极了,想要上前跟沈如烟争吵

    清韵拉住她,道:“春楹,我们是来劝王妃娘娘回府的,不是来找没教养的人吵架的”

    沈如烟自然听懂了清韵的话,叉腰指着清韵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我没教养咯!”

    清韵淡淡道:“难道不是吗”

    唐沐瑾倒是低估了这丫头,一副楚楚动人的柔弱模样,嘴巴却这般刁钻

    “如烟,你是怎么办事的怎么随便让狗进来了,待会发疯咬着客人怎么办”唐沐瑾款款走下楼来,看似在责怪沈如烟,实则是在帮她

    沈如烟会意,道:“如烟知错了,下次不会了”

    清韵气得脸发白,却不得不忍下,柔弱道:“奴婢见过王妃娘娘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就要福身行礼,唐沐瑾赶紧拦住她,道:“诶,你这礼太大,我受不起,别待会磕着碰着,王爷怪罪下来,我可承担不起啊”

    清韵低着头,一副委屈模样,道:“奴婢知道错了,请王妃娘娘回府吧”

    唐沐瑾轻笑了一下,道:“你没错,是我错了,错就错在,当初吃饱了撑的,多管闲事,救了你”

    清韵身子一震,道:“王妃娘娘的救命之恩,清韵没齿难忘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多余的话我不想听,你从哪来就回哪去”唐沐瑾下逐客令道:“还有,没事就好好待在府上养胎,别到处乱跑,特别是我这清风巷,你知道的,我脾气不好,手下的人自然也不是好惹的主

    万一牛脾气一上来,冲撞了您,把孩子弄掉了,我可不负责啊”唐沐瑾温柔一笑,像是姐姐在嘱咐妹妹似得,可是,她散发出来的气场,震慑得清韵大气都不感喘

    清韵抬起头来,凑近唐沐瑾,似乎是无意一般地拉开袖子,露出了里面的鎏金镯子,轻轻拨动镯子,低声道:“看,这是王爷赐给清韵的,好看吗”

    唐沐瑾一愣,那镯子,是李旭亲手做的,上面的的花纹,是她跟李旭一起刻上的,他说,这是专属于她的

    可是,现在却戴在别的女人手上!唐沐瑾讨厌别人碰她的东西!

    一把抓住清韵的手,冷眼看着她,冷声道:“我劝你你最好不要来招惹我!”

    清韵眼里闪过一丝得意,低声道:“如果我偏要惹呢”

    唐沐瑾抬手,按在清韵肚子上,清韵皱眉,感觉肚子一阵疼痛,道:“你要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你肚子里的孩子发育得很好,很健康,可惜,碰上了你这样的娘亲,如果不想他消失,最好离我远一点!”唐沐瑾脸上虽是温柔的笑,但是眼里全是冰冷

    清韵突然一笑,问道:“如果王爷知道你害死了我肚子里的孩子,他还会这么爱你吗”

    唐沐瑾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问,直到下一秒,她懂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