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六十七章 恩赐之战-概率之外-
概率之外

第三百六十七章 恩赐之战

    “你知道吗?我现在觉得我们像那种盗墓贼。”苏尽走在单调昏暗的走廊内,遇到过不去的门,破壁者会带着所有人穿过。

    他们不毁坏沿路的设备,就像贼一样不留下任何痕迹,但这艘船实在太大,他们根本无法掌握全貌。

    “盗墓?”破壁者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他的战甲有些破损,空调系统失效,让他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“西方国家很少有奢华墓葬的习俗,但东方有,我们国家有。”苏尽大概是所有人中最轻松的一个,他身上甚至多放了不少能量棒,就像一个尽职尽责的补给兵:“现在也是,这艘船很大,很值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这里是我们的墓地?”孙无情接过他递来的一根能量棒,分了一半给身旁的林琼露。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哎,算了算了,你们要不要先休息休息?”

    “我发现你变得和你父亲越来越像。”钟离望的声音从前面传来:“这是不是遗传?”

    “像?哎,钟离望先生,这话我真不乐意听。”苏尽忽然恼羞成怒:“我们只有长得像,我和那个老奸巨猾的院长完全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少爷,这话不妥。”赵山客连忙上前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妥!当面我也这么说!”

    “问题是他真的可能听得到你在讲什么,你忘了?”赵山客难得劝阻一下苏尽,用手指指了指自己身上的战甲。

    “来,先吃点东西。”苏尽把手中的能量棒递给赵山客,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我们不能再往前走。”孙无情率先停了下来,钟离望也解除了他的恩赐,出现在原地。孙无情盯着他的头盔说道:“我们至少走了一百米的直线距离,但什么都没遇到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钟离望也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失落绿洲遇到了和学院一样的情况,他们进来时的疯狂突破,建立在之前的对战经验上。普通人的反应速度无法跟上执法者,在过去的所有战役中,敌人都面临着同样的结局。

    但今天,似乎有些不一样。

    失落绿洲的所有人挤在一个十字路口上,两侧的通道不见任何人影,而当上原京介凑近这些墙壁时,才发现上面布满了不少灰尘。

    这艘船,看起来已经很久没有人用过了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问题,我们要离开也很方便。”钟离望说道:“但老实说,不跟着联邦进来,我也不知道该去哪。黑门山脉下的军事基地十分庞大,只靠我们是没有办法突破的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靠联邦就可以?”孙无情问道:“攻占这里等同于和教堂宣战,和整个欧洲宣战。”

    “我希望如此。”钟离望不确定教堂能不能截取他们的说话记录,但依旧肆无忌惮道:“现在已经等同于开战,学院的执法者擅闯挪威的领地,如果乔治不是一个傻瓜,肯定会以此为借口开战。而如果他选择沉默,那就意味着教堂的实力不足以打赢这场战争,那联邦就要现在打。所以他不得不打,联邦也不得不打,这就是战争。无情,现在不是考虑打不打的问题了,而是什么时候打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不应该离开这里?”持椅人还保持着之前隔岸观火的作战思路。

    “两个原因,第一,现在离开这里不是一件简单的事,失落绿洲的实力受损,这里又是教堂的地盘,外面还有学院虎视眈眈,既然祸都已经闯了,他们可不希望我们提前离开。”到了这个时候,钟离望已经可以对目前的计划全盘托出:“第二,我们需要参与挪威甚至是伦敦的计划。不然,以后的战斗我们会落于被动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没有表示异议,孙无情靠着墙在思索,苏尽三人毫无压力的坐在地上休息,赵山客的恩赐依旧笼罩着所有人,不管有没有用。

    钟离望拍了拍持椅人的肩膀,说道:“这种时候,还是要团……”

    但还没等他说完这句话,他发现持椅人的表情忽然凝重,这一个瞬间,所有人纷纷站起身,看向一侧走廊的一侧。

    钟离望下意识地使用了恩赐,在被放慢的时间线内,他转过身,发现一个穿着教堂军服的人站在了通道内。

    白色的,崭新的军装,套在这个人身上,总觉得有些违和。

    他的战甲帮助他放大了这名士兵脸上的细节,钟离望有足够的时间去思考,这个瞬间,就连孙无情和上原京介的动作,都看起来像慢电影的镜头一般。

    但越看,他越觉得不对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人,他的眼神,看起来和他的战服一样新。

    这种新,似乎是天真,似乎是幼稚,似乎是一种漠不关心,但不管是什么情感,落在钟离望的眼中,都只输出一个结果。

    危险。

    对方没有穿特质的战甲,而只是一套看似普通的军服。对方的双眼没有任何恐惧或者轻蔑的情感,就像一个机器。

    是机器?机器人?

    军刀从战甲中翻出,在孙无情等人还没站起身的时候,钟离望就率先往对方冲去。

    不管是人是神,在钟离望这里,都不管用。

    五十米的距离对他来说转瞬即逝,即使在正常的时间线下,他也有七级之上的实力,而配上恩赐,他的速度就成几何倍数增长,除了执法者,六级以下的执法者和普通人,连他的影子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但现在,对方的目光,锁定在了钟离望身上。

    一秒钟后,他们两人几乎是面对面的站在了一起。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钟离望感觉自己心跳有些加速,对方抬起的右手空空荡荡,看向自己军刀的眼神不躲不避,似乎根本不会当心自己身首分离。

    钟离望想起了一些情报,一些特别的,失落绿洲秘密收集而来的资料。

    从苏伊士运河的战斗开始,各方势力或多或少的都在阻止教堂干某件事。但现在看来,他们应该很早就把资源投入到这几艘舰船的改造中了。

    如果现在去欧洲的城市看一看,检查他们的资源储备,或许能看到空空荡荡的地下室以及防空洞。

    很多的资源,都搬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这些资源大多是用来建造服务器的金属,当然也有很多特殊材料,比如

    高强度的碳纳米管。

    在这些资源的基础上,切尔诺贝利或者其它地方的隐藏研究就派上了用场,或许最主要的研究场所,早就从地底搬到了天空上。这艘船从十三年前开始服役,那个时候温蒂尼已经被他拉来了失落绿洲,连她也不知道这些星际战舰的真实用途。

    时间掌握的有点到位。

    说来奇怪,这个秘密,为什么未来的自己没有一丝透露呢?

    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,这名士兵就揭晓了谜底。

    一片近乎透明的水幕,凭空在士兵面前生成。随着他右手缓缓抬起,四周开始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笼罩,飘散在各个角落的水分子凝聚成一堵结实的墙,精准无误的横在钟离望的军刀前。

    尖端传来了一股巨大的阻力,钟离望站定在原地,双手持刀往前刺去。在他的恩赐下,能看到一粒粒水珠形成水墙的过程,但不管他怎么移动他的刀,上面裹挟的水珠,紧紧附在刀的表面,甚至成为了他恩赐的作用对象。

    最终刺向士兵脖子的军刀,只能划出一道不深不浅的伤口,鲜血确实在涌出来,但依钟离望的经验看,这并不是致命伤。

    这还是在对方没有装备战甲的前提下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巨大的水柱如一条巨龙,在通道内发出了一声嘶吼,在失落绿洲的其他人眼中,钟离望化作一道虚影冲了上去,但下一秒,如山般的水柱就把他推了回来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先兆,这道水柱仿佛有生命一般把钟离望的四肢锁住,然后把他淹没在水中。

    滋。

    一声轻响,水流的声音戛然而止,在通道内渐渐散去。云芊流抬起了她的手,站在众人面前,狂暴的水柱瞬间就被冻上,冰块正顺着水柱不断向前蔓延,直指五十米外的那名士兵。

    但其他人的震惊,还远远没有被消化。

    因为这明明是海王的恩赐!

    林琼露从云芊流的身后站出来,紧接着也催动了自己的恩赐,臣服的力量把冰块整个压碎,直接波及到了五十米外的那名士兵身上。后者被冰块和臣服的力量直接压倒在地,脖子内的鲜血被挤出,通道里瞬间多了一丝浓郁的血腥味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成功了?”承万里快步上前,把钟离望扶起。后者没受什么上,水流只是把他推开,并没有像温蒂尼一样,强大到借用水压或者人体内的血液来杀人。

    “对,至少现在看来是这样。”钟离望站起身,身影不时变得虚幻,随时准备潜入时间的狭缝中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孙无情走上前,和林琼露站在一起。身后的苏尽伸长脖子,把脑袋探过孙无情的肩膀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他们两人都同时佩戴上了吴天成给的那种装备。面对这种情况,他们早就猜到了前因后果。

    教堂对执法者的人体实验,居然真的研究成功了!

    “看来下次要把恩赐的类型也加上。”孙无情举着拳刃走向前,说道:

    “恩赐强度六千,已经不算弱了。”